Art Market Info

当代中国画悄然走进西方市场

In Uncategorized on November 10, 2010 at 2:54 am

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当代艺术引发世人关注,很多当代油画家和观念艺术家成为艺术明星,然而,以传统水墨方式创作的中国画家却在很大程度上被忽略了。现在,情况在悄然地发生变化,近一段时期,美国几家大型的博物馆和美术馆都在举行与中国画相关的展览,不仅涵盖古代书画,当代中国画也进入西方观众的视野。当然,不能不说的是,这样的现状与中国画在金融危机之后拍卖市场的强劲表现不无关系。在西方视觉的关注下,中国画呈现出一种新的景观。

  继“中国画大师杰作——谢稚柳”个展之后,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于9月拉开了声势浩大的“忽必烈的世界——中国元代艺术展”的帷幕。展出作品300多件,不仅包括以重金作为担保,从中国大陆各大博物馆借来的109件作品,而且还包括200多件来自中国台湾、日本、欧美博物馆以及私人藏家的藏品。该展涵盖不同的艺术流派和门类,旨在通过不同的艺术作品展现元代历史的发展,系统地向西方观众展示元代艺术的面貌。为配合这次盛大的历史文物展览,大都会博物馆已于8月份推出“元代书画艺术特展”。展览作品包括赵孟的《红衣西域僧图》、《人骑图》、《水村图》,盛懋的《老子授经图》,倪瓒的《六君子图》,日本大阪市立美术馆馆藏的龚开《骏骨图》,大都会博物馆馆藏钱选的《王羲之观鹅图》……

  元代艺术展的策展人认为“我的关注点在于寻求古代艺术品与不同文化背景、时代背景的观众产生一种交互感”。

  与此同时,与大都会博物馆齐名的波士顿美术馆最近发起了一个更有创意的艺术项目和展览——“与古为徒 —— 十位中国艺术家的回应”(Fresh Ink: Ten Takes on Chinese Tradition)。波士顿美术馆是美国收藏中国古书画最为丰富,精品最多的机构,其中包括名声显赫的唐代阎立本的《历代帝王图》,传范宽的《山水图》,宋徽宗的《五色鹦鹉图》,陈容的《九龙图》……

  “与古为徒”并非只是简单的呈现馆藏的中国艺术品,展览的真正目的在于以古为模,呈现中国当代书画的面貌。该展以波士顿美术馆收藏的古代书画为基础,邀请十位当代中国艺术家选择其中一件作为创作灵感,根据这些作品进行创作。展览中,当代作品与其相对应的古代作品并列展示,形成一对一的关系,从而创造一个精彩、互动的平台。“我希望将当代作品和古代作品并置时,对作品的阐释也是并行的,古代作品为当代绘画提供了一种历史背景,彰显当代对传统的承继,而新的作品又为古代画作增加了一种新的阐释方式。” 波士顿美术馆中国部策展人盛昊如此说,“现在有必要让更多人以审美、思考的方式了解中国”。

  “与古为徒”为西方观众展现的是一个中国艺术借古开今的面貌。这次展览选择的艺术家,他们以各自不同的方式在某种程度上都与中国画的传统发生关系,有的在寻求古代艺术的最高标准,有的却在有意破坏它们,然而,这些挑战都是基于对传统的深刻认知。喻红选择了12世纪早期的作品《捣练图》,她把画中的12位宫廷妇女转化为当代女性形象,直接用毛笔在绢本上进行写意性的创作。作品的媒材和内容都与《捣练图》发生关系。

  徐冰则有意避开馆藏名作,选用17世纪的《芥子园画谱》作为素材,从中找到一些山水画主题,将其聚合在一起,重新安排,用刻板、雕版印刷的形式,组合成新的山水画长卷。作品虽然保持中国画长卷的形式和组成山水的最基本元素,但不再纠结于中国画“笔墨”概念,是一件“无笔无墨”的作品,“看上去温文尔雅,但实际上具有强烈的颠覆性”。

  李华弋作品《龙潜山脉》整体布局是取于陈容《九龙图》的局部,他把作品中的阴阳符号转化为中国山水画中的“龙脉”,而画家采用的呈现方式则包括中国传统的屏风画和立轴画,最终展现为装置的形式,不仅体现了传统中国画的形式美感,还体现了中国画展示、装裱的美感。曾小俊《九棵树》也选择了《九龙图》,他却将作品表现为九棵树。

  唯一出生、成长于美国的艺术家张洪(Arnold Chang)则选择了一件非中国的作品——美国抽象表现主义大家杰克·波洛克的抽象画。之所以选择这件作品,张洪认为,“波洛克的绘画和中国绘画所追求的目标有很多相似之处”,在此基础上,他完成了一件具有相同维度的山水画。张洪从小学习古代书画,在美国的经历,使艺术家更注重对传统的吸收,他认为,“学取古法的观念是所有艺术创作的根本,也是中国艺术的深厚传统”。

  无疑,“与古为徒”是一次将中国当代水墨艺术介绍给西方的重大尝试,给西方观众一次接触中国当代水墨画的机会。现在的问题是,对中国古代绘画和近现代绘画的热情是否能波及至当代中国画作品?

  20世纪80年代伊始,中国当代水墨画运动就引发了欧美学者、藏家的关注。而随着当代艺术在金融危机遭受重创,中国画在拍卖市场上的杰出表现,当代水墨画再次激发了西方人的视野。加利福尼亚大学艺术史教授、理论家、批评家沈揆一认为,中国当代艺术的所有形式都能与水墨画的传统相结合。水墨是一种观念,一种美学诉求,它们能反映当代人的观点。“在目前,很多西方人不是真正理解或者介入中国水墨画,但当前任何一个关注水墨画发展的人都明白,这是一场真正重要的运动。”独立策展人、关注中国当代艺术的学者林似竹(Britta Erickson)这样说,目前,他正在制作一系列关于当代水墨画家的视频。

  在世界各地,也有很多画廊开始经营中国画,比如纽约的前波画廊(Chambers Fine Art),Ethan Cohen Fine Arts画廊和文良画廊(China 2000 Fine Art);伦敦的戈士豪画廊(Michael Goedhuis)和Eskenazi画廊;“我一直致力于推介中国新水墨画,不仅是因为它们的艺术价值被低估,还在于它们的价位相对适中。因此,在当前,当代中国画家创作了很多有意思的作品,藏家能够建立很好的收藏。”专注于中国当代艺术的画廊老板麦克·戈士豪(Michael Goedhuis)这样说。他现在代理一些中国水墨画家,其中包括刘丹、秦峰和李津。据他本人介绍,这些艺术家作品的价位在7.5万美元以下,而一些采用更为传统方式表现的画家价位则相对高些,比如李华弋,他的作品价位在30万美元到100万美元之间。秦峰的作品最高可卖到50万美元,他的作品在拍卖场上的最高价格为45万美元。另一些实验水墨画家的作品价位也并不高,在香港,邱志杰的水墨画作品价位在2万美元至20万美元之间;用燃烧的香烟在宣纸上创作书法作品的艺术家王天德作品的价位则在15万美元以上。

  纽约佳士得中国艺术专家伊丽莎白·汉默(Elizabeth Hammer)介绍:“当前,我们看到,对中国当代水墨画感兴趣的人群不断增大。但是,当代水墨画显然不会沿着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那种步伐,因为这两个领域的藏家、市场发展模式和针对人群一直就不同,而且这种差异还将继续。”

  就中国画的海外推广和鉴赏而言,目前也面临众多困难,而其中障碍之一在于西方人对传统中国艺术方面所受教育有限,在这一领域没有培养其相关的鉴赏能力。因此,他们无法辨别中国绘画在各个时期和当代的细微差别,更无法找到当代的中国画作品的欣赏语境。一直致力于推广中国艺术的大都会博物馆亚洲部主管何慕文(Maxwell Hearn)讲到:“我在美国博物馆工作,展示中国最优秀的艺术品。然而,要让西方人真正理解这些作品非常美丽,也非常重要,是极具挑战性的,西方观众对中国艺术的理解还尚待时日。”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